玲珑剔透——纵棹园小游

其实作为宝应人

在宝应也生活了好些年

但却一直没时间或者机缘去园子里看看

因为是回去吃喜酒

新郎是我的表第

看看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事干

就带了老婆儿子出去走走

路过纵棹园我提议进去看看

可是老婆儿子不答应

索性约定

他们去吃烧烤

我去里面拍点照片

回来以后百度了一些关于纵棹园的资料

贴在下面了

纵棹园给我的感觉和印象首先总是一个小字

但是里面却亭台楼阁

假山林立

湖水碧波荡漾

木刻木雕精美

用材极为讲究

 可惜还未到荷花盛开的季节

否则那半亩菏塘定会让你更加留连往返

还记得小时候5分钱可以买一个莲蓬

可以剥上半个小时

味道清淡微甜

只是不能买到过老的

否则就败坏了味觉

     纵棹园是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宝应县城区安宜镇安宜东路1号。纵棹园系清朝乔莱(侍读)故园,始建于清朝康熙年间,清代康熙年间翰林院侍读学士乔莱所建,占地20余亩。嘉庆元年,其孙捐园基“景贤堂”,建画川书院。道光五年扩修,1983年修缮。当地政府1982年恢复原名,1983年修缮,2005年修葺一新。

    此园集北方名胜的典雅和南方园林的清秀于一身,翠竹隐阁,林亭倒映,杨柳婆娑,青荷飘香。现已成为传统风格的集休闲、购物、游玩、赏景为一体的开放型园林,是宝应著名的观光胜地,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园林占地66亩,四面环水,典雅清秀,别具一格。现有乾隆皇帝六下江南入园观戏的古戏台及翦淞阁、竹深荷净堂、画川书院、八宝亭、背山临流馆等著名景点。

    其中正六边形的翦淞阁位于纵棹园北大门,融褔建土楼与北京四合院风格,体现天地六合、天人合一的传统哲学理念。北大门两侧雄踞着一对洁白、威严的石狮,其砖雕门楼具徽、苏两派风韵;计16层,达到乾隆盛世最高层数。向东通往丽人街,途中有画川书院及古戏台。向西通往安宜路,途中有黄石假山一座,名曰翦淞亭,还有一组仿古建筑为画川胜境。向南是津逮桥,过了桥便是闻名遐迩的八宝亭,它居高临下,气宇轩昂。向西是竹深荷净堂,在园内池塘中央,有稀世罕见红木桥一座与西岸相连,其桥拱为一米五直径整红木制作、雕刻精美绝伦。过了红木桥,来到竹深荷净塘,里面有联廊、洗耳亭、假山等景点。园内的重要景点有赵朴初、尉天池等诗人书家赋词书写。古戏台、鱼化龙石门柱及廊栏亭榭,其石、砖、木、铜雕极其精致,号称苏北雕花园。

由赵朴初提名的纵棹园园名

竹深荷净塘

和合二仙木雕

红木桥

究竟是红木制作还是取名为木头外表的颜色不得而知,不过从经过的当地人的嘴里知道这座小桥花费了80W人民币在建造,可见其中的不一般。

看过很多江南古镇和徽州的木雕和砖雕,其实在家乡也有如此精美的雕刻作品。

因为纵棹园没有门票,当地的百姓早把这里当成了休闲的好去处。

纳凉

唱戏

聊天

还有打牌的

宝应地处长江和淮河之间

由于距离扬州反比淮阴远

所以在喜爱的戏曲里到是喜欢淮剧更多一点

在唱戏的老者

八宝亭简介

明嘉靖三十年(1551年),知县岳东升浚得宝河,于河边立碑建亭,纪念真如得宝之事。清道光和民国初两度维修。民国年间,八宝亭作阅览室。50年代, 被占为私宅。1983年于纵棹园内仿原型重建,亭为方形,琉璃瓦屋面,四角攒尖,高5米,周长12米,占地100平方米,由当代著名书法家赵朴初题额。 原亭内明嘉靖三十年残碑及道光、民国年间修亭碑记,亦移置于亭侧,并新立碑刻记八宝亭重建始末。

如同虎丘之于苏州,五亭桥之于扬州一样,八宝亭是宝应的象征。来到宝应,不去八宝亭看一看,那可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呢。

八宝亭坐落在城中心的纵棹园里。进了素砖。高瓦的园门,走过垂柳依依的石路,踏上溪流涓涓的小桥,那飞檐翘角、凌然欲飞的八宝亭就跃人了你的眼帘。远远地,赵朴初先生书写的馏金大字“八宝亭”赫然醒目。拾阶而上,伫足亭内,八面来风,近闻鸟语花香,远眺旭日东升,悠悠然如临仙境。

夕阳西沉,晚霞满天,翠柳环绕的八宝亭倩影倒映水中,上下一体,晃荡不息,颇有几分“深潭藏古寺,碧水化翠薇”的意境。

八宝亭来历

如诗如画的八宝亭得名于一个美丽而又神奇的传说。相传唐代中期,安史之乱,生灵涂炭,中原战争, 烽火连绵。有一位真如尼帖由河南巩县辗转来到楚州安宜(即今宝应县)。一个冬日的夜晚,真如在梦乡中,恍然踏上五彩祥云,来到了天宫。玉帝召见了她, 赐给她八宝,说:“下界丧乱已久,杀戮不休,腥秽之气直冲云天,坝用神宝,以镇邪逆。今赐八宝,你回去后,交给皇帝。这样,兵革可息,乱世可清。”

真如将此事,仁报刺史崔铣?刺史派人前来勘查。真如取出八宝:一日“如意珠”;二曰“红鞯鞴”;三日“琅垤珠”;四日“玉印”;五、六为两副“皇后采桑钩”;七、八为两柄“雷公石斧”。八宝置于日下, 白气贯天;置于暗室,耀如明月。崔铣又派人随真如进京。上元二年(761年)四月,抵达长安,拜见肃宗,时肃宗李亨身染沉疴,危在旦夕,见宝,召见太子李豫,道:“你由楚王人为皇太子,上天赐宝楚州,显然是在佐助你呀!”肃宗病故后,代宗李豫缆位, 以得宝之故,即改年号上元三年为宝应元年(762),升楚州为上州,易安宜县为宝应县。从此以后,四海之内,兵革渐偃,五谷丰登;封域之内,百姓得以安居乐业。宝应县遂为望县。有趣的是,这时传人日本的象棋,也被日本人唤做“宝应象棋”。宝应一时名扬四方。代宗大悦,在真如居住地一一宝应县南街建“真如寺”,开“得宝河”,谢上苍佐助之恩。明嘉庆午间,为纪念玉帝赐宝之事, 又在南街建“八宝亭”。1983年,八宝亭由县南街迁至纵棹园内。

《重修八宝亭记》说:“鉴于原址狭窄,无拓展余地,且得宝河、真如寺无形迹可考,故将亭迁至纵棹园内。”八宝的传说,美丽又动听,其实,这当是时人敷衍润色的一出“好戏”。安史之乱以;来唐王朝一直未能太平,动乱迭起,人心浮动。此时,肃宗急需一个为臣民所能接受的方法, 让儿子正位。也许是楚州刺史善于揣摩帝意,借助“天降符瑞”之故伎;献八宝给皇上,并编一段神话传说, 自然一拍即合,龙颜大悦。然而古代史学家们却将此事郑重其事地找人了史册。《新唐书》说: “楚者,太子所封, 今天降宝于楚,宜以建元,乃以元年为宝应元年。”如此道来,八宝的传说并非语出不经,难怪千余年来一直为宝应人津津乐道。

历史八宝亭

八宝亭历经沧桑,是历史风云变幻的见证。文人雅士、骚人墨客每至于此,总要凭吊一番,留下不少诗词歌赋。明吴敏道诗说:“万木河干秀,千年宝气浮。家家事蚕作,拾得采桑钩。” “采桑钩”即为八宝之一。清宝应县令岳东升则这样描述:“一日昧爽,过其处,见云气殊常,备诸色相,或明如珠,或润如玉,或缤纷交互,如紫翠玄黄诸瑰伟并陈而借采然。嘻!霏霏乎,煜煜乎,万态奇观,昭回天地,即真如登受时或未乃尔。”大肆渲染,笔下景致真个妙如仙界。

值得一提的是八宝亭也曾留下了周总理童年时的足迹。童年的周总理随养母陈氏来宝探亲,在八宝亭内看书阅报。解放后,他曾在接见范承祚大使(宝应籍人)时专门询问过有关八宝亭的情况。

历史上,八宝亭乃是运河古道的一颗璀璨明珠。唐苏鄂《杜阳杂编》说;“真如获宝所居,河圩高敞,培物润戊。”宋诗人梅尧臣《宝应道中》是一片丰收景象;“青青老菱叶,下有繁实尖。浪头拨船女,到手终不嫌。”清邑人刘家麟的描写更是清新自然:“秋水长天飞野鸭,夕阳门巷卖家菱,”一派鱼米之乡风景。

 

1983年重建八宝亭立的碑文,年代不久远,但字迹已经班驳。

 

简介

纵棹园位于宝应县城中心叶挺路和安宜路的交汇处,本为清代康熙进士乔莱的私家园林,以荷景著称。明代以前此地为一片汪塘,南通宋泾河,北达松冈。明代中期,宝应望族胡氏于此建了画川别业(别墅),明末荒废。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乔莱于此旧址上构筑了纵棹园。

此园积土为山,植树为林,小中见大,颇多野逸之趣。亭台楼阁,景点甚多,曾吸引了不少学者名流咏诗作赋,对这清幽雅致的水景园林大加赞赏。 百年之后,乔氏中落,纵棹园改建画川书院,成为当时宝应的最高学府。抗日战争期间,毁于兵火。解放以后,在原址重建此园和宝应县中学。1958名为人民公园。1982年,宝应县人民政府为保留传统特色,恢复原名,仍称“纵棹园”,并加以扩建,修整一新。目前,它位于城区中心,地处叶挺路、安宜路交汇点,占地面积68亩。

来历 

清康熙年间,翰林院侍读乔莱因不满仕途污浊,罢官归里后修建了私家园林,取名纵棹园,用以潜心读书,吟诗作画。清代中期,其后人曾捐赠建画川书院。清末民初改为安宜学堂、民众教育馆,后被日军盘踞,园林遭到毁坏。解放后,园林由当地政府修葺一新,颇具规模,定名为宝应县人民公园,直至1982年恢复原名——纵棹园。

纵棹园大门上方悬挂着“纵棹园”匾额,由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题写;大门两侧,雄踞着一对洁白、威严的石狮。相传,早年城北有一家豆腐店,店主人每晚做好两缸用于次日出售的豆腐脑,店主人早上总见一缸豆腐脑莫名其妙地“蒸发”了,煞是奇怪。为了弄清“蒸发”原委,店主人于深夜悄悄地藏在缸后,静观其情。待到黎明时分,繁星渐消,只见两个庞然大物飘然而至,前爪伏于缸口,大口大口地吞食豆腐脑。店主人见状,使出浑身力气,抄起铁棍,对准两个庞然大物一阵狂砸,其中一怪物的前爪被砸中,吼叫一声便迅速 逃走。翌日晨,店主人在缸边拾得一只石狮前爪,遍城寻访,见泰山殿门前有一石狮缺一前爪。文革期间,泰山殿被毁,门前的一对石狮被市民埋进地下保护起来。后因打通叶挺路,筑路工人在原宝应中学大门西侧进行路面施工时发现了完好如初的两只 石狮,当即将它们移至纵棹园门前,作为镇园之宝。

风景

进入园门,但见苍松隐阁,亭榭倒映,碧荷飘香,杨柳婆娑,赏心悦目。过曲廊,有石桥横跨清溪,假山迎面而立。林荫夹道,向西不远处是一座凉亭,供游人在此小憩,欣赏园内景色。折向北便是闻名遐迩的八宝亭。 

八宝亭,居高临下,气宇轩昂。原址在县南街得宝河畔,1983年迁到此处。自八宝亭西行,过拱桥,便是戚家汪中的一座小岛。岛中建有戚汪阁,又称“竹深藕净之堂”。戚汪阁里,有文人相聚时留下的墨迹,供游客欣赏,或在其中品香茗,或挥毫泼墨 ,其情其景,煞是温馨典雅。堂前紫藤,花开如云。四周有松竹梅柳,树影婆娑。 

八宝亭北面有湖石假山,玲珑剔透,洞窟清幽。游人在此或攀“崖”登高,或跨越水上石墩,兴之所至,乐在其中。再往北,有黄石假山一座,名曰翦淞亭,其上立有六角重檐。 在碧水泱泱的戚家汪的西南两侧皆围以仿汉白玉栏杆,北边为“画川胜境”,系仿古建筑。

故事  

戚家汪在明代曾是一片芦苇塘,塘边住着一户姓戚的人家,戚家长子新婚之夜,送客返回不慎失足落水而亡。新娘得知后悲痛欲绝,即赋诗一首:“画虎虽成未点斑,百年夫妇 一宵难。欢声未已哀声动,贺客才临吊客参。孔雀屏前灯隐隐,鸳鸯枕上泪潸潸。从来未识 儿夫面,空惹虚名到世间”。之后,新娘亦投水殉节。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乾隆皇帝第 三 次南巡路经宝应,闻知戚家新娘的殉节之事,感慨颇深,遂赋诗一首:“未睹妇面继夫之, 非此寻常烈女行。白发尚且贪晚景,青春岂肯弃红妆?魂游地府乾坤大,骨葬山头草木香。 朕泪从未轻易落,只为千秋立纲常。”当年园主乔莱常与亲朋好友划船湖中,品茶放怀,谈 古论今,时而吟诗作对,时而抚掌放歌。状元王式丹游园曾赋诗道:“此中便作小游仙,一 鹤呼俦下蓬桥。”

题记 

附:《纵棹园记》

  侍读乔君石林,归白田,得隙地于城之东北隅,治以为园。园内外皆水也。水之潴者因以为陂,流者因以为渠,平者为潭,曲者为涧,激而奔者为泉,( 三点水加亭字)而演迤者为塘、为沼。水中植莲藕十余亩,芙蓉射干,罗生水际。 反土为山,山上下杂莳松栝桐柳,梅多至二百余本,桂百本,桃李无数。有堂临水,曰“ 竹深荷净之堂”。有亭在水心,曰“洗耳”。有阁覆水,曰“翦淞”。有桥截水,曰“津逮”。不叠石,不种鱼,不多架屋,凡雕组藻绘之习皆去之,全乎天真,返乎太朴,而临眺之美具焉。君家去园不半里,每午餐罢,辄刺船来园中,巡行花果,课童子,剪剔灌溉,瀹茗焚香,扪松抚鹤,婆娑久之而后去。有佳客至,则下榻焉。琴弈觞泳,陶然竟日。盖园居最难得者水。水不可以人力致强而蓄焉,止则浊,漏则涸。兹地在城中而有活水注之,湛然渊(三点水加亭字),大旱大枯,宜园之易以为胜,而至者乐而忘归也。往余在京师,见王公贵人治园馆,极其闳丽。怪石盘松,珍禽异卉,皆可罗致,而独患无不竭之水。黑龙潭蹄涔一泓,遂为名胜。岂知吾乡之水,在在皆濠濮哉。然士大夫縻于好爵,家居之日少,往往不暇为园,或间归乘兴经营,未落成而遽出,蹉跎不返,有终其身不复见者。则地虽胜而主人不能有也,亦足悲矣!今乔君得从容闲暇,偃仰于此,非君之幸欤!然使君未能与世淡忘,身在江湖,情驰魏阙,虽景物当前,恒有邑邑不自得者。今观君恬然自足,萧然无闷,若将终身焉。盖君之身虽绌而言已行,泽被乎乡邦,声垂乎简册,不愧不怍,有异乎他人之去国者,兹其所以为乐也。余既信宿兹园,爱林木之幽胜,而嘉君之能乐其乐也,于是乎书。

  (录之《康熙志》 作者:潘 耒)

龙在天涯  来源:网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