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两大卫视“打水仗”

       继“路人唱歌”之后,“明星跳水”又触发了国内综艺圈的一次大撞车——4月,江苏卫视和浙江卫视分别推出《星跳水立方》和《中国星跳跃》两档全新的综艺节目——有意思的是,这两档节目无论在血统出身、节目名称、内容模式,甚至播出时间上都相似。谁能在同质化的竞争中“出头”,江苏和浙江为此卯足劲儿贴身肉搏。(文/小易)

版权:引进新类型节目撞车 打响PK战

江苏卫视《星跳水立方》版权引自德国节目《临危不惧》(右上)、浙江卫视《中国星跳跃》版权引自荷兰节目《名人四溅》(右下)。

4月初,浙江、江苏两大卫视先后推出了明星跳水节目《中国星跳跃》和《星跳水立方》,前者引进自荷兰2012年推出的节目《名人四溅》,后者则购买自德国2004年创办的节目《临危不惧》。据两个卫视方面的人透露,跳水类节目由于提供了“明星新玩法”,在国内综艺节目中还是一个空白类型,两大卫视都想抢占先机——一直以《非诚勿扰》领军的江苏卫视将其看作巩固地位寻求创新的“种子力量”;而凭借《好声音》成为黑马的浙江卫视则希望通过它来乘胜追击更进一步。

两大卫视在年度重点节目上“撞车”,引发“谁跟风谁,谁山寨谁”的争议,对此两家各有说法。江苏卫视方面,其品推主管刘宇哲表示,频道副总监王培杰早在1998年就萌生了“明星跳水”的节目创意,无奈当时的制作条件不成熟。2007年,王培杰得知德国已经制作出了这类节目,便开始与对方接洽。到去年11月,双方签下合作意向。如今推出《星跳水立方》是水到渠成的事。此外,刘宇哲还透露,最初江苏卫视想要做中国唯一一档明星跳水节目,曾考虑将国外的两个节目版权都收入囊中,但苦于当时两个节目正在打官司无法同时购买,另外考虑到《临危不惧》的节目理念和王培杰最初的创意更吻合,所以最后选择了引进《临危不惧》。

有意思的是,在版权的引进时间点上,两家卫视几乎同时。江苏是2012年11月与《临危不惧》签订合作意向,而浙江《中国星跳跃》的宣传统筹王征宇则称节目研发人员在去年的戛纳秋季电视节(2012年10月8日-10月11日)上就买下了《名人四溅》的版权。王征宇说,去年秋天,他们在戛纳电视节上最初也注意到了《临危不惧》的存在,但这档节目在国外综艺节目的收视排名中靠后,而《名人四溅》则位居第二,仅次于《好声音》,并且已经销往美、法等六国。尝到《好声音》甜头的浙江卫视于是毫不犹豫地引进了《名人四溅》。


阵容:明星教练两手抓 难分仲伯

《星跳水立方》的明星有“粉丝大户”韩庚(左一)、教练萨乌丁(左二),《中国星跳跃》请来田亮(微博)(右一)和周继红领军的国家跳水队把关,选手有阿sa(右二)等。

跳水不比唱歌、跳舞,往10米跳台上一站,即使平日光鲜亮丽的明星也不比普通人有更多优势。哪些明星会来参加?他们会发生什么状况?对一档主打“明星”跳水的节目来说,这或许比节目版权的血统更重要。

从目前的阵容来看,江苏《星跳水立方》的明星有“粉丝大户”韩庚、“卖相实力兼具”的吴建豪、“复出话题足”的俞灏明以及王丽坤(微博)、刘忻等几位身形姣好的小花组成;教练方面请到了高敏、萨乌丁、熊倪、胡佳等国内外跳水名将。《中国星跳跃》请来田亮和周继红领军的国家跳水队把关,选手除了阿sa、弦子、刘雨欣(微博)、周韦彤、高虎、牛群等演艺圈人士,还有陈光标这样的跨界人士。既有大咖明星站上跳台,又有国家级的专业运动员和教练唱场边督阵,两档节目在阵容方面可以说是打成平手。


卖点:专业性赢口碑 娱乐化博眼球

江苏卫视请来吴建豪(左一)、沙宝亮(左二)等,浙江卫视也有周韦彤(右二)、牛群(右一)等助阵。

两期播出下来,两档节目的气质风格已经有了很明显的区别:《星跳水立方》偏重竞技,《中国星跳跃》着意娱乐——《星跳水立方》出了沙宝亮、吴建豪这样经过专业训练后跳得有模有样的“省队级别选手”和“奥运会级别”的转播水准,得到不少业内人士“专业”、“大气”、“上档次”、“有诚意”的评价;《中国星跳跃》则为观众提供了“牛群高龄跳”“周韦彤夹紧跳”“陈光标助跑跳”等娱乐性很强的话题,但也由此引发了质疑。

对于“娱乐化”的质疑,浙江卫视王征宇的解释是,《中国星跳跃》是一档有快乐有悲伤的真人秀节目,本身就不强调专业性,“我们希望让更多普通人接受跳水这项运动,看完节目想自己去试试,太专业了观众没有代入感,要论专业论竞技怎么可能比过奥运会,那就去看奥运会好了。”然而,江苏卫视刘宇哲则不认同“专业不如看奥运会”的观点,他认为《星跳水立方》虽然依托明星,但节目核心价值仍是“竞技的不可预知性”,强调竞技和专业是用知性来诠释娱乐性,是传递正能量。

更进一步论及专业性,江苏卫视刘宇哲强调,跳水是一项专业化很强的运动,专业类的节目就要用专业的态度和手段去操作,比如安全性,就是专业管理中很重要的一环。针对日前释小龙助理在《中国星跳跃》训练地意外溺亡事件将跳水节目的安全问题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刘宇哲透露了《星跳水立方》的安全管理措施:“我们在筹备时就借鉴了跳水馆和跳水队的管理经验,尽量做到万无一失。比如医疗配备,训练和录制期间都会有医疗团队(会安排救护车)随时待命。在人员管理上,闲杂人等是不允许进入跳水池区域,会有围栏和门禁隔离,艺人们的助理只能在看台和休息室等候;编导和摄像要考过深水证才能上岗工作;我们规定在跳水池区域只能有五类人:教练、明星、摄像、编导、救生员 。”

收视:不同时间段看收视份额更靠谱 观众构成差异化


从收视数据看,播出两期之后,《中国星跳跃》和《星跳水立方》收视几乎是1:1战平。

首期节目,《中国星跳跃》收获1.68的收视率,《星跳水立方》则以1.87略胜一筹。第二期节目播出后,《星跳水立方》收视率1.552,《中国星跳跃》收视率1.952。

对比第二期节目的收视变化,江苏卫视总编室副主任刘原(微博)认为不存在所谓的“浙江反超”,因为两个节目的播出时间段不同——《星跳水立方》是周日晚10 点的“非黄金时段”播出,《中国星跳跃》是周六晚8点15分的“黄金时段”播出——把“非黄金时段”和“黄金时段”二者的收视率放在一起比较没有可比性。而比较“收视份额”(收视率指在某个时段收看某个电视节目的目标观众人数占总目标人群的比重;收视份额则是指收看某节目的观众与同一时段打开电视的观众总数的比重。对收视率来说,无论样本户是否开机,都会被计入收视率的分母;而对于收视份额来说,只有开机用户才会被纳入计算范围)更能说明问题。从目前播出的两期节目看来,《星跳水立方》的收视份额一直在10个点以上,最高达到12个点,而《中国星跳跃》则基本在5个点左右徘徊,最高之达到6个点。而浙江卫视则另开话题,从“同一时段的综艺竞争”来看待两档节目的收视之争。《星跳跃》宣传统筹王征宇表示,周六是综艺节目的主战场,汇聚了《快乐大本营》《非诚勿扰》等大牌节目,《中国星跳跃》在其中可以成功突围就显得非常难得。

《星跳水立方》和《中国星跳跃》受众差异化明显。


两档节目中,《中国星跳跃》更受到男性观众的喜爱。

此外,从CSM46城提供的观众构成数据来看,两档节目的受众已经形成了差异化:收看《星跳水立方》的成熟年龄观众较多,而《中国星跳跃》在年轻观众中间更有市场;比起《星跳跃》,《水立方》更受到高学历观众的青睐;另外,在观众性别方面,《水立方》的男女观众几乎各占一半,而《星跳跃》则更获男性观众的偏爱。

收视率最终会投射到节目的广告收益上。据悉,《星跳水立方》的中插广告已从最初的每15秒5万元涨到了15万元。第一期节目之后,苏宁、伊利等企业就迅速跟进,目前节目的广告席位已满,进驻的广告商大约50家,国际品牌占65%。同时,《中国星跳跃》方面也表示有不少广告商找上门,由于前三期的广告席位已满,接下来的广告销售情况还在统计中,具体的情况暂时不便透露。

小结:与其贴身肉搏拼死活 不如把鸡蛋放在不同篮子里

从筹备开始,两档节目一直明里暗里较着劲。但等到真正亮相后,它们都不得不面对一个尴尬的事实:在更多普通观众眼里,相似的节目名称、雷同的节目内容、接近的播出时间等等都让这两档天生同质化的节目面目模糊。虽然收视率成绩尚可,但同为卫视重点开发的新节目,它们恐难与《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的后劲比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