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金湖多年“荷文化”之争?

  扬州晚报讯,淮安市金湖县和我市宝应县分别举办荷花节和荷藕节。两个县在同一天举办一个主题相似的节日,似乎是巧合。据了解,一个办荷藕节,一个办荷花节,宝应和金湖同时以“荷”为媒招商已有12年之久。

  值得一提的是,宝应和金湖两个县虽分属扬州和淮安两个地级市,但在地缘上却是一衣带水。昨天,宝应与金湖分别在媒体公布办节成绩单:金湖荷花节开幕式上,共有63个项目签约、开工和竣工,总投资额达61.7亿元;而宝应荷藕节签约项目78项,计划总投资37.36亿元,正式协议67个,计划总投资29.85亿元。

  充满“扬州味道”的县城

  许多扬州市民可能都了解宝应,但是对金湖了解并不多。其实,金湖尽管属淮安管辖,却是个很有“扬州味道”的县城。

  在金湖荷花节期间,有一个“陆功勋精品剪纸艺术展”。陆功勋,男,扬州人,当年作为知青插队到金湖,曾任金湖县广播电视局局长。作为扬州剪纸艺术的爱好者,陆功勋不但作品走出国门,还在金湖带出一批批剪纸徒弟,现在已成为金湖籍全国文化名人。

  事实上在金湖,随处可以遇到扬州人和扬州人的后裔。负责新闻单位接待的县外宣办人员居霞,其父母也是扬州到金湖插队的知青,老家在宝应范水镇。据了解,金湖建县建设期间,曾有一大批扬州知青落户金湖。另外,金湖人把高邮湖作为自己的湖泊,从口音上看,金湖人与高邮人非常接近,而金湖的秧歌更是有着扬州秧歌的影子。

  “当年为了淮河治理,把金湖划归淮阴,是为了便于协调。”金湖县水利局一位人士介绍:历史上金湖属于扬州,新中国成立时,现在的金湖地域分属淮宝、宝应、高邮三县,1958年4月,境内东南部原属高邮县的闵塔区划属宝应县,宝应县在境内设立湖西办事处。1959年10月,金湖县正式建立,属扬州专区,1965年3月改属六合专区,1971年3月改属淮阴地区(现淮安市)。

  两县争“荷”:荷花PK荷藕

  在宝应、金湖和盱眙坊间,有一个关于政府办节的传言:盱眙抢了金湖的龙虾,金湖抢了宝应的荷花。依据是:盱眙县是金湖的邻县,通过大办龙虾节,把“盱眙”这个曾经被电视台主持人念错的名字弄得现在家喻户晓。事实上,金湖水网密布,盛产龙虾。

  但是,说金湖“荷花节”抢了宝应的荷花,则是一个误解。记者从有关资料了解到,宝应1999年开始办荷藕节,而金湖2001年才开始举办荷花节。

  事实上,打“荷”牌,金湖最初比宝应没有太多优势,毕竟宝应的荷藕面积要大于金湖。但后来金湖将入江水道连接高邮湖的湖荡围起来,培育出了一个万亩荷花荡,不但扩大了荷藕面积,而且引进了全国的荷藕品种,如今已经成了金湖夏季旅游观光重要的景点。打“荷”牌,金湖有了足够的底气。

  但是与宝应相比,金湖在荷藕的深加工能力上明显不足。在宝应,藕制品加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时,金湖的藕农只能将荷藕作为农产品沿街卖。面对丰富的荷藕资源,金湖甚至到宝应试图挖两个企业过来深加工,但是最终也没有如愿。唯一邀请过来的加工厂,只是将洗干净的荷藕切成片装上车运到宝应。

  对于金湖办荷花节,宝应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陈金荣说,金湖办荷花节,对我们没有多大影响,江苏省荷藕研究所就在宝应,有助于我们提升品质,打有机牌。

  对于金湖办荷花节,也曾经有多种议论,一个普遍的看法是:盱眙办龙虾节,靠吃龙虾吸引人气;宝应办荷藕节,促进荷藕产业化;金湖举办荷花节,荷花能给人们带来什么?

  似乎正是在这种压力下,近几年来,金湖把“三湖美食节”加入到荷花节。金湖县宣传部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他们一直想把金湖打造成一个以“荷花”为形象大使的美丽生态水乡,而不是仅仅把荷花作为产业符号。

  金湖期待“融入苏中板块”

  “我们绝对没有和宝应竞争的意识。”金湖宣传部有关人士介绍,“相反,我们一再希望能够向宝应取长补短,融入苏中板块。”

  金湖提出“融入苏中板块”,是原淮安市委书记丁解民在任时给金湖的定位。而丁解民的话,则勾起了金湖人的往事:金湖原来就是属于扬州的,属于苏中的。

  不过,记者注意到,金湖与扬州的民间交往也很密切,在金湖汽车站,发往扬州、南京和淮安的班次的密集程度几乎相近。

  事实上,在城市加快发展中,淮安市将楚州、淮阴县纳入市区版图,加快了发展速度,而作为淮安最南端边缘的金湖接受不到发展的辐射。

  “我们打荷花牌,是因为金湖与宝应、扬州在文化上是一脉相承的,我们寻找共同点,期待加快融合。”金湖宣传部有关人士这样解释。

  一条从金湖到宝应的道路——金宝线正在推进之中。当年许多扬州知青乘船到金湖,需要一个晚上;但是知青的后代,希望缩短金湖到扬州的时空距离。 


评论